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损失怎么判定?

2020年10月06日 17:57

一、房屋租赁损失怎么判定

  房屋在租赁期间出现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也就是实际价值的减损。有约定按约定,没有约定参考如下法条主张对方承担违约责任,但最高赔偿额不超过给您造成损失的30%。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经营者对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承租人未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租赁物,致使租赁物受到损失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损失。

  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对租赁物进行改善或者增设他物。

  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对租赁物进行改善或者增设他物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承租人恢复原状或者赔偿损失。

  二、确定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管辖法院

  合同纠纷案件的管辖,既涉及法定管辖,也涉及协议管辖的问题,为此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即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在书面合同中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凡在租赁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房屋修缮、租金、腾退等纠纷,一般应由房屋所在地法院管辖,个别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更符合“两便”原则的,也可由被告户籍地或居所地法院管辖。上述规定仍是确定房屋租赁纠纷的管辖权的有效意见。

  (1)房屋租赁纠纷一般应由房屋所在地法院管辖;

  (2)个别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更符合“两便”原则的,也可由被告户籍地或居所地法院管辖。

  所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般都是由房屋所在地法院管辖,个别情况下由被告户籍所在地管辖。故大家在遇见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时可直接向房屋所在地法院提出诉讼。

相关推荐

租客惠:如何才能以更少的价格获取更多的利润?

现在,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外卖平台,多采用区域加盟代理模式快速发展壮大。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的回笼资金,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但却存在很多风险,外卖平台生意火爆,不断的上调抽点,压榨了商家的利润。餐饮业的商家该如何做,才能在与外卖平台合作时,以最小的价格涨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很多现存餐饮商家正在考虑的问题。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商家寻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平台进行合作,例如租客网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在此提醒广大商家,用租客网,成为一名租客用户,你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哦!租客网平台内,“租客惠”是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在这里,作为租客用户的你可以享受租客惠带来的福利。你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领取优惠券再下单,这样就能享受最低价,达到花最少的钱来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目的。而作为商家,入驻“租客惠”,则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提供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从而提高自身品牌的知名度。在这里,商家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不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挽救流失的盈利。目前,餐饮业商家在平台发展的现状属于“割韭菜式”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租客惠的出现则是将这种现状转为整合提升阶段。在租客惠项目里,商家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同时实现商家的良性运转。作为商家,你还在为寻找平台而烦忧吗?如果是,请你了解一下租客网,它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舒适、安心、稳定的环境,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己的梦想。

2020年09月22日 10:05

复产复工推动租赁行业迅速回暖,企业注册量环比上升427%

疫情对各行各业来说都是一场大考,不少企业都面临着运营难题。对于房屋租赁行业来说,原本春节是客户换房、新签的高峰期,疫情的突然到来让这一行业几乎停滞。为了在疫情期间存活下去,不少房屋租赁企业推动断续优惠政策解租客燃眉之急,也有不少企业在这个冬天死去,不过我们终究盼来了春天。2019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超2.5亿,其中租赁人口近2个亿。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共有172万家房屋租赁相关企业,其中在业存续的企业为146万家。受到相关政策激励和人们生活消费习惯转变等因素影响,近五年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呈现几何式增长,并于2019年创下注册量新高,达36.7万家企业,较2018年增长了32.5%。与人口流向相关,房屋租赁市场主要集中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及沿海地区,企查查数据显示,山东为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广东、江苏次之。虽然我国房屋租赁市场规模正在逐渐扩大,但企业质量依旧良莠不齐,注册资金低于500万的租赁企业占据了总量了60%,而注册资金在5000万以上的企业仅占据了8%,租赁行业头部企业与中小企业资源呈现不均匀分布趋势。在国家政策支持下,房屋租赁行业正在迎来金融深化的变革,不少人意识到金融资源才是未来房企发展的核心,更多的金融思维、金融潜力、金融资源正在融入房屋租赁市场。企查查图表显示,日前共有310起有关房屋租赁的投融资事件,其中天使/种子轮占据市场12%份额,新三板/上市则占了6%。受疫情影响,今年1月和2月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均低于往年同期,2月企业注册量仅为5550家,同比降低55%。但房屋租赁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疫情的影响把租房形式从“短时间高峰”转变成“阶段性长时间稳定”,今年3月份企业注册量迅速上升,达到往年同期水平,较2月环比上升427%。全国各地复产复工的步伐加快,返程人员逐渐增多,房屋租赁市场正在迅速回暖。长租机构头部企业自如数据显示,3月用户续约率相比过去一年提升了约10%,成为近一年历史高点;业内人士也表示,虽然今年复工租房潮同比往年略有延后,但房屋租赁市场热度正在回升,146万家企业的春天正在到来!

2020年04月16日 01:48

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落地: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政策仍有空间

4月15日,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这一举措将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下行,也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随着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CPI开始高位回落,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  4月15日,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  4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施年内第三次降准。此次降准为定向降准,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  此次降准公布后,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加速下行,多期限资金利率创下近年来新低。  资金价格创新低  4月14日,DR001也就是银行间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1天期回购利率均值,继续保持在1%以下。  从历史走势看,DR001低于1%的情况并不多见。2019年年中、年末以及2020年年初,这一利率曾一度跌至1%以下。4月3日,央行宣布将实施定向降准后,DR001再度跌至1%下方。4月7日,DR001一度跌至0.6%,成为该指标自2014年12月15日公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随后,这一利率有所回升,但截至4月14日收盘,这一利率仍然保持在1%以下。  实际上,2月份以来,市场资金利率就趋于下行。2月开始,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利率、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接力式”下调,资金利率开始逐步下行。  上海银行(8.320,-0.05,-0.60%)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各期限品种曲线自2月开始逐渐下行。与3个月前的水平相比,Shibor隔夜品种和3个月期品种均已累计下行超过100个基点。  不仅是短期限的资金利率下行,较长期限的资金利率水平也在走低。3月、6月、9月和1年期Shibor上周以来均出现显著下滑。1个月期至1年期Shibor分别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1年期Shibor首次跌破2%至1.73%。  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近期短中长期资金利率显著下行,与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引导市场利率下行有关。  今年以来,央行已三次降准,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力度较大,使得中长期限的资金更为便宜。随着流动性投放力度的加大,银行间流动性充裕。  这从一季度金融数据大幅超预期也能看出来。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1万亿元,同比多增1.3万亿元;3月末M2增速10.1%,达到近年来的高位,重新回到两位数增速;社会融资规模增速11.5%,比2019年年末提高0.8个百分点,逆周期调节有力。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也带动了社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数据显示,3月份一般贷款平均利率是5.48%,比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份下降了0.62个百分点。代表性的市场利率——10年期国债利率3月末比去年的高点下降了0.84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利率比2019年高点下降了大约1个百分点。  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新增的普惠小微贷款达2400亿元,同比多增了750亿元。这五家大行的普惠小微贷款利率是4.4%,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下降了0.3个百分点。  在4月15日定向降准落地后,将为市场带来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  货币政策仍有空间  定向降准落地后,业内专家认为,接下来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空间。  中国民生银行(5.780,0.00,0.00%)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CPI开始高位回落,为货币政策操作打开了更大空间。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CPI同比上涨4.3%,涨幅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这是CPI同比涨幅连续两个月收窄,并回落到5%以内。  温彬认为,下阶段,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背景下,货币政策调控应由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换,一方面引导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下移,推动企业债融资利率下行;另一方面适时适度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引导LPR利率下降,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交通银行(5.180,-0.01,-0.19%)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要健全财政、货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对冲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温彬表示,增强财政和货币政策联动,要在信贷投向上加大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新基建、民生工程等领域支持力度,支持居民消费升级,提高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贷占比,不断优化信贷结构。  唐建伟认为,未来货币政策在继续通过降准、公开市场操作、MLF投放等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的同时,还应抓住CPI回落的时机,适时通过调降MLF操作利率,引导LPR的下行,带动贷款利率的下降来降低企业和居民部门资金成本,为稳投资、促消费、扩内需做贡献。  唐建伟表示,此外,还可在适当的时机对存款利率进行“并轨”,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中,实现银行负债成本与市场资金成本趋势的联动,减轻银行负债端压力,激发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动性。责任编辑:蒋晓桐

2020年04月15日 12:11